桃李不言

佛系玩家,solo愉快

被恶龙杀死的勇士

神质问我:你可知罪?


我拯救了苍生,彼时所有人都赞美我的功绩,陛下亲自为我授勋,王城中央便是我的石雕。

有一天,我的屋外忽然围满了人。

我忙打开门,请他们进来。

小小的屋子瞬间变得格外拥挤。

首辅大臣愁苦地看着我,说:“如今战乱刚刚结束,整个国家都是一团糟,人们都吃不上饭啦。您是勇士,能否帮帮我们?”

“当然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

我摆摆手,脱下自己的盔甲赠与他们。

名贵的盔甲换来了几个仓库的粮食,城市逐渐富庶起来。

过了几个月,我的屋前站了两列骑士。

骑士团团长命令他们站在屋外,然后随我进屋。

他恭敬地向我行了个礼,说:“英勇的士兵都牺牲在前线了,如今我们的士兵太过软弱,如果恶龙再来侵扰,国家怕是又要陷入危险。您是勇士,能否帮帮我们?”

“我的荣幸,阁下。”

我将挂在壁炉旁的十字剑取下,用手帕细细擦了一遍,递给他。

英雄的配剑提振了士兵的信心,国家渐渐有了强大的军队。

又过了几个月,一个姑娘小心翼翼地叩响了门。

她带着哭腔问:“我的祖母快要病死了……她是一位顶善良的医者,治好过许多人的病。您是勇士,能否帮帮我们?”

“回去吧,你的祖母很快就好了。”

姑娘高兴地亲吻了勇士的脸颊,跑着跳着离开了。

我躺在床上,发起了烧。


大约过去了很久,我的屋子又被敲响了。

“请进。”

我病得很重,已经没力气起来开门了。

那个人推开门缓步走进来。

厚底的靴子在地板上敲出优雅的节奏,他穿着考究的白色礼服,胸口别着象征王室的神圣徽章,再加上金子制成的饰物点缀其上,让他看起来尊贵得恍若神明。


恶龙的爪子没能撕裂我的盔甲,他的手却轻而易举地将我的衣服扯得粉碎。

恶龙被我追得四处逃窜狼狈不堪,他慢条斯理地把我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。

财富,勇气,健康。

我将一切都赠予出去了,我如今一无所有。


    他把剑从剑鞘中抽出,指尖缓缓抚摸过轻薄的刀刃,瞬间溢出几星殷红。

    “眼熟吗?”

    那是我曾经最珍惜的配剑,片刻不舍得离身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曾沾染了无数百姓的鲜血,聆听过无数生灵绝望的哀鸣——是为不详。”

    这把剑,曾被视为帝国神圣的象征,曾被四海八荒的吟游诗人歌颂了十余年。


    “庆幸吧,你将成为这把剑下最后一个亡魂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后,这把罪恶的剑将被永远销毁。”

    “怕不怕?”


    他用嘴衔住右手的手套,缓缓扯下丢到一旁,唇角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?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他粗暴地用手捏起我的下巴,拇指在我嘴里不断搅动,拉出几丝津液。

    他隐在黑暗中,眼瞳弥漫起幽异的绿光。

    我平静地仰视他。


    勇士还是恶龙?

    不过换个称谓罢了。

    己方便是善,敌方便是恶。

    鲜红的十字架下,万民朝拜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称颂他,那个斩杀了恶龙的勇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 你问我那几个仓库的粮食是从哪里换来的?

首辅大臣家可从来不缺这些。


Pss 你会发现,上面那些嘤嘤嘤求助的人没有一个道过谢། – _ – །


Psss 那小眼珠里的原谅绿有木有…突然想起恶龙~?


原图戳这里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HF411x7Vq

表白骨架太太(●'◡'●)


  都2022年了,我高三了,我还在写2021年的作业。


  都2022年了,要高考了,我还在拖延着,妄想“明天一定努力”。


  都2022年了,转折之年,我还在一边躺平看着别人越来越卷,一边给自己找借口说——别人脑子真的比我好太多了,学习好难,读书无用。


  这些话,是不是公众号上以各种形式出现过无数次?

  一开始我也动容过,但随后就嗤之以鼻了。

  毕竟学习从来都只是物理反应,一道题做出十道题的效果所必要的前提条件是,真的好好做完了那一道题。

  “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。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。”

  可惜,看了那么多鸡汤有屁用。

  我现在还是成了这样的人。

  

Q:一个你觉得就是温柔本身的人?

祁醉

  在别人紧张的时候,他会适当开玩笑调节气氛;遇到爬bed的小女粉,他装傻躲开了;团队难以为继,什么喜欢的衣服包包都卖掉了;于炀买了rush,他的反应也是无奈和气愤——亲人,爱人,队友,朋友,太多了,但他就是能让一切都恰到好处。

  虽然总说他老流氓什么的,但他真的好温柔啊。

  君子矜而不争,群而不党;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……(完了最想说的那句想不起来了,尴尬。)

  只是路人粉,情节只剩个印象了,所以说的可能有些出入,但第一个想到的真就是他。

  他是一个风趣的绅士,一个很体贴的人,坦坦荡荡。

〖一筐萝卜〗

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🍓

    众所周知,你手里那根红不拉几的萝卜也是有脾气的!你以为他是心甘情愿被你吃的吗٩(⑉Ծ^Ծ⑉)ᕗ

    萝卜:呵,人类。



西湖就是,随手一拍都是风景。


    本来刚去了老师家拜访,又去书店,累都累死了,妈妈还少女情节一般非要去旁边西湖走走……行吧,宠你一回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之后,突然就被镇住了。

    原来西湖,是这样的吗。以前自然来过很多次,但为什么从未像今天一样震撼?毕竟是千百年积淀下的色彩啊,沉静,典雅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昔日曾见此湖图,不信人间有此湖。今日打从湖上过,画工还欠费功夫。

    仿佛透过人声嘈杂,能隐隐听到清泠泠的水声。阳光把每一天的欢喜埋进湖中,顺着水波忽悠悠漂到人的梦里。

    目之所及,才知我笔力实在拙劣,才知相机确乎是盛不下这般景色的。


一句话概括:靠!好看!